<xmp id="wcqsy">
  • <xmp id="wcqsy"><nav id="wcqsy"></nav><tt id="wcqsy"><tt id="wcqsy"></tt></tt>
    <dd id="wcqsy"></dd>
  • <input id="wcqsy"></input>
  • <nav id="wcqsy"></nav>
  •  
     
     

    车站不单是一种建筑 这里蕴含着生活的戏剧性

    (2019-6-30)

     
     

    导语:为日本铁道事业奉献46载,从一个蒸汽火车烧炉工到会说英、俄、法三语的涉外翻译;23年风雨无阻,不间断地走访日本大大小小的车站,已完成1500余张车站水彩画;游历52个国家,用自己的画帮助人们寄托那些宝贵的感触和回忆─这就是现年82岁的大须贺一雄先生一路走过的精彩岁月。(来源: 知日)

      蒸汽机烧炉工

      “我从小就喜欢画画,经;恍┬」适吕醋杂樽岳。那时,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画家。但小时候家里并不富裕,父母说画画不能养活自己,应该找个踏实的工作。于是,十九岁那年,我进入了象征着铁饭碗的日本国有铁道!

      那时铁路上奔跑的还都是老式蒸汽火车。大须贺一雄先生初进日本国铁时被分配到与驾驶列车有关的部门,但具体来说,就是一个烧蒸汽锅炉的岗位:用铁锹把堆成小山似的煤块铲到一人多高喷着蒸汽的锅炉里,驱动火车行驶。

      ‘我的视力不好,不可能驾驶列车,只能做这个工作。这样下去的话根本没有前途。我想,这样绝对不行!于是下决心报考当时铁路运营方面的最高学府─日本国有铁道中央铁道学院!淮未温浒癫⒚挥谢骺宕笮牒叵壬,他终于在25岁那年突破考试难关,带薪进入国铁中央铁道学院学习。之后,大须贺先生凭借优异的英文成绩重新回到国铁,成为了外务部的翻译。

      有些遗憾的是,那个改变大须贺先生命运的学校在日本国有铁路民营化之后就不复存在了。

      关于日本国有铁道民营化分割

      日本国有铁道(即Japanese National Railways,简称国铁)曾经是拥有115 年历史,运营线路遍布日本列岛每一角落、轨道占地达日本领土总面积千分之二的特大型国有企业。成立之初的国铁完全是一个庞然大物,它囊括了铁路的建设、运营等全盘业务。从1872年开业之日起便作为日本陆上交通的‘王者’,为日本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做出了卓越贡献。长期在世界铁道中也享有运输量最大、安全性最佳、正点率最高和技术最先进的美誉。但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启动没多久后便逐渐无法适应市场。

      拥有40万职工的国铁机构繁荣而反应迟钝,经营完全没有效率,对竞争没有意识。这反映在职员身上,则是没有服务意识,态度差,且工作不积极。从1950年代末期,与有竞争力的私有铁路和迅速发展的高速公路相比,日本国有铁路开始逐渐丧失市场。失去‘霸主’地位的国铁从1964年起首次发生300 亿日元的经营赤字。到1987 年,累计债务已达37.5万亿日元,企业无力筹措足够的资金来处理这些债务,政府也不可能进行无限制的补贴。时任日本首相铃木善幸指出:日本国铁必须改组!并要求成立一个委员会—日本国有铁路改组监督委员会专门负责这项工作。该委员会于1983年开始履行职责。经过4 年的深入研究,最后于1987 年4 月1 日起对国铁进行了‘脱胎换骨’式的分割─民营化改革。

      改革的结果是日本国铁被拆分,重组为1家全国性的货运公司(JR 货物)和6家区域性的客运铁道公司(JR东日本、JR西日本、JR东海、JR九州、JR 四国、JR 北海道)。而1965 年时拥有46万名职员的国铁在改革后几乎减少一半,仅剩27 万人左右。

      民营化使国铁的经营机制得以彻底变革,经营效果有了显著改善。JR 各社1987-1992 年,客运量平均每年递增5%,货运量平均每年递增10%,职工总数却减少了9万多人。于是,效率提高,收益增加。如今来看,国铁民营化改革无疑是成功的、有魄力的一次改革。它直接实现了高效的经营,独立出去的铁道公司自食其力,相互竞争,努力提高自己的服务水平和安全性能!1987年民营化后,铁道经营者变得更加以乘客为中心考虑,各个部门的服务更加人性化,得到了国民的好评!笮牒叵壬诘牟棵疟涑闪讼衷诘腏R 东日本。

      踏上车站画家之路

      “民营化以后许多朋友都不在铁道部门工作了,但由于我是做翻译这样一个比较特殊的工作(当时只有大须贺先生一人从事这项工作),所以就继续留在了JR东日本!

      各民营铁道飞速发展,他们意识到乘客才是经济的第一来源。1988年2月,大须贺一雄先生所在的JR东日本公司为了宣传自己,要发行一本介绍JR东日本各铁道线路和沿线旅游的小册子《旅もよう》,绘画封面的重任自然就落在了当时身兼JR东日本绘画俱乐部主席的大须贺先生身上。一直没有放弃绘画梦想的他觉得,‘这样的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于是,大须贺先生非常痛快地答应了,绘画车站自此就成为了他工作的一部分。也就是这样,他踏上了通往车站画家的路。

      当时,大须贺先生的工作是接待各国赴日学习访问的铁路专家、学者,并担当翻译,在日常业务照旧的基础上,为了能够画出临场感,他每个周末都会前往各个车站进行实地素描。如果是离得很远的车站,在周五的工作结束后,大须贺先生就会让家人送来换洗的衣服,背着整套绘画工具、腰间别一把小椅子,搭乘火车连夜向要画的车站赶赴。一幅车站作品,从素描到上色大概两个小时就可以完成,这样他每天能够奔波着,画2到3个车站。长年累月的磨炼,让大须贺先生有了一手‘速写’的本领,用他学生的话说就是:‘老师会一边画一边同时为好多人进行耐心的指导,但我们再一抬头的时候,他就已经画完了!’冬天水彩被冻住,恶劣天气的影响,长途跋涉的颠簸……什么困难都不能阻止大须贺先生奔赴下一个车站的步伐,他用了23年时间行遍了日本各县各条铁路,完成了1500多幅画作。

      这在全世界也算是作品最多的铁路画家了吧。

      改变了大须贺一雄绘画命运的《旅もよう》小册子连续发行了五年,于1993年结束发行。但是,充满透明感色彩的清新画风成了大须贺先生的招牌,铁道业界杂志的封面或新闻连载也都开始邀请大须贺先生执笔。当然,即便是在没有接到任何稿件要求的日子里,先生自己也会背上已经磨得发白的画板和小椅子,走在前往下一个车站的路上。

      因绘画而结识的人们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八高线松久站的一个故事。1988 年秋天,我被公司拜托画一张松久站的画。在我画画的时候,3个小学生过来围观。我边跟他们聊天边完成我的画。临近中午,我饿了,就问小学生哪里有可以吃饭的地方,然后向他们告诉我的食堂走去。由于那天是周日,食堂休息了。没办法的我又回到原来的地方继续画。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个孩子又回来了。

      听我说食堂没有开门,他表现出很对不住我的表情离开了。当我画完以后,走进车站正打算上车回家,突然发现刚才那个小孩手里拿着一个纸袋追上来,气喘嘘嘘地对我说,“叔叔,我买豆沙包了,你吃吧!”说着就把纸袋递给我。我胸口顿时觉得一阵温暖,“谢谢,谢谢”地感谢了他好几次。后来才知道那个小学生叫角田,当时4年级。在那之后,我们就未曾断过联系。2010 年我的画展他也到场了,带着他的太太和孩子。他的孩子也正像我们当初相遇时他那个年纪呢……”

      ”

      像角川一样关心大须贺先生的人还有很多。有用茶和点心热情款待大须贺先生的小卖部老板娘;有在炎热的日子里提供凉爽环境的住家;还有特意三番五次经过大须贺先生身边看望的人。这些体贴、帮助和关心过他的人们,他一直都记得,有些到现在还有信件联系。地震后的回忆震惊全日本的‘3 · 11’大震灾,也震动了大须贺先生的心。据JR 东日本统计,铁路大船渡线、气仙沼线、山天线、石卷线、常盘线等5 条线路的23个车站被毁。

      2011 年5 月22 日,大须贺先生亲自探访大船渡市,看到满目疮痍的灾后景象他心痛不已:‘所见之处是未曾有过的灾难,此情此景难以言表,记忆中的车站早已去无踪影,打击至深!ㄎ趾缶侔炝嘶,并特别设置了展区《记忆中的车站》,展出了他仅存的大船渡、下船渡、细浦、小友、陆前高田、竹驹等12 个流失车站的原稿。

      “我曾斟酌过在这种时期开个人展是否合适,但我想应该让更多的人了解受灾前的车站,让它们的样子刻进更多人心里,被更多的人所怀念,但愿这样做能给受灾地区的人们一丝丝的安慰!

      画展的反响超乎想象,许多人看到那些已经面目全非的车站以前生气勃勃的样子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此次画展所得的全部收益和灾前画过的大船渡车站的原画捐赠与了大船渡市。

      永远的车站

      又一班列车进站了。东京站前逐渐热闹起来,车水马龙,人潮涌动。就在车站对面一片安静的空地上,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静静观察着一切,然后举起笔,在纸上落下这烂熟于心的场景。他正在画的已经是第150张东京站了。

      “在日本数量众多的车站中,我最喜欢东京站!贝笮牒匾恍巯壬!纤嗔⒌慕ㄖ绺窈桶岛焐淖┣椒浅S绪攘,凝视它的时候,仿佛可以听到它娓娓述说着自己目睹过的80年岁月,让我感到无比厚重的历史感。我以后也会一直把东京站画下去!

      一直到退休为止都坚持在同一个岗位、同一间办公室的大须贺一雄先生回忆:

      “工作地点就在东京站正对面的我是幸运的,因为终日都能欣赏到如此美丽的景色,并且我的办公室在大楼4 层,有着最适宜眺望东京站的视野。随着季节的变换,车站的表情也在变,我爱的正是这种建筑充满人情味的一面。现在回过头看看,被东京站的魅力所吸引也是我画车站的一个起因吧!

      “车站不单单是一种建筑,人们在车站相遇、分别,这里蕴含着生活的戏剧性。这些饱含人们思绪和情感寄托的场所应该有所保留。但是很多古老的车站逐渐被改建或拆除,让人有些寂寞,有些失落。我要用我的画笔竭尽所能保留下人们对这些古老车站的回忆,成为一种永恒的纪念;嫡菊饧露杂谖依此悼梢运阋恢种丈硎乱,未来我也会坚持画下去!

      大须贺一雄先生和善的笑容和坚定的目光,让我由衷地感到,先生本身就是一种宝贵的精神财富,这种财富会像阳光下流动的透明水彩一样,发出夺目绚丽的光彩。

      大须贺一雄  大须贺一雄

    水彩画家。1937 年出生于群马县,现居武藏野市。曾为日本国有铁道的一名烧炉工人。国铁民营化后任职JR 东日本铁道涉外翻译。至今已画过1000个以上的不同车站,著有《旅行素描车站物语》、《您街区的车站物语》(日贸出版社)、《素描示范手贴》(朴素社)等。曾赴52 个国家写生、交流,举办个人展20 余次。现为日本东京都八王子、府中、武藏野、川口等市的文化中心特约讲师。

    法律公告 便民工具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1991-2019 山木培训
    手机版三度论坛|官网_首页